banner
网络大电影:从蹭IP到造IP的精品化歧
2017-11-19 12:2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曾经一度被视为是“低成本、低质量、低俗化”三底产品的网络大电影(俗称“网大”),已经进入了时代。2014年间,十余万拍部网大的“盛况”早已过去,如今的已然飙升至动辄千万……

  颇具标杆性的事件发生在9月末,一家名叫奇树有鱼的公司联合爱奇艺发布了20余部超级网大IP片单,要把《四大名捕》系列、《盗墓笔记》系列、《秦明》、《轩辕剑6》等大IP改编为网络大电影。

  “似乎一瞬间,我突然知道了曾经喧嚣一时要改编影视剧的‘新华字典’们的下落。”某网民如是评价道。

  2014年3月,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,指向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,故事结构完整,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。

  2015年4月在爱奇艺上线的《上山》则是早期网络大电影的代表,其实际拍摄8天、成本28万、收益2400万。更关键的是,比陈凯歌的《下山》早出道约90天。

  这几乎成了一段时间内网络大电影的标配:小成本、低质量、蹭热点,后来还有了一些软。

  “本质上,网大并没有侵权,只是玩了把擦边球,甚至于可以说是网络影视剧原创的一个较为特别的类型片。”文创从业者刘实锋认为:《美人鱼前传》、《人鱼校花》、《捉妖济》,以及据说版本多达20个的《潘金莲》,都是不同时段蹭院线IP的一种形式。但除了名字相似外,在内容上却没有实质性的近似点。这种数,在国外还能找到一个前辈。

  刘实锋口中的“前辈”,其实是一家位于好莱坞、名为The Asylum的美国电影公司,该公司先后出品过《环大西洋》、《变形机体》、《美舰》、《2012 世界》、《霍比特人时代》、《史前一亿年》等多部蹭IP的影片,而模式则很规律:口味主打、、搞笑;成本保持在50 万美元上下;拍摄周期约为半个月;比被蹭热点的早几天发行;从不走院线、只卖DVD。

  而效果呢?这个实打实的“烂片之王”,据称成为了好莱坞影业公司中一个从不赔本的异类。

  但同样的数,在中国仅仅只维持了一年多时间。仅爱奇艺一家的数据统计,2015年网络大电影全网上线年网络大电影赔钱的占比高达80%,自负盈亏的占15%,赚钱的仅有5%。

  但一部分业内人士也认为,中国的网络大电影市场将达到10亿规模。同时,一部成功的网络大电影的收益亦十分惊人,2016年的一部《温柔的谎言》,投资不过2万,点击破千万,收益达到了百万级,尽管一年后的《温柔的谎言2》,点击却缩水到了34万。

  高亏损率和高回报比的并行不悖,进一步刺激了互联网文创领域的大佬们进入,网络大电影精品化和高投入变成了一种必然的趋势。

  有网络对大佬入局做了个简单梳理:今年4月,阿里宣布启动“HAO计划”,与优酷一起投入10亿用于为网络电影内容生产者提供服务;爱奇艺于6月制定了自己的网剧三大计划(海豚计划、幼虎计划、天鹅计划); 腾讯则在2016年推出了自己的“百部独家网大”计划,直接买断优质内容……

  纷至沓来的巨额投入,也让过去网络大电影从小成本和蹭IP,顺利转型为大制作、买IP乃至自造超级IP。前述提到的奇树有鱼,就是一例。

  同时,传统影视区也出现了松动。继大量明星涌入网剧之后,向网络大电影方向流动成为了一种常态。、袁姗姗加盟的《男模的秘密》,唐禹哲和辰亦儒主演的魔幻影片《寻龙契约》,快女刘忻、张晓钰主演的《热血少女》,陈浩民、林子聪加盟的《斗战胜佛》等,正在逐步消解网络大电影在演技上的缺位,同时也带来了成本上的猛增。此外,和网剧不同,一些知名导演对于网络大电影的青睐程度更高,如王晶就在2016年和爱奇艺联手推出了《我的极品》一片,王家卫前不久亦爆出将在欢喜传媒的牵线下,涉足网络大电影。

  “名导演、名演员、大制作、大IP,这些元素正在汇聚在网络大电影中,变成了一种业界的趋势。但这一定就能破解网大当前的困局吗?”文创从业者刘实锋和笔者分析道:这个破题径其实是从网剧中变化而来,即网剧制作水准达到或超越传统电视剧集,并且通过网台联动的方式形成界融合。但这有个前提,即本身网剧播放的屏幕就早已实现PC、手机和电视屏幕的三屏融合,且这本也是一个趋势。但网大不同,网络和院线间、屏幕和银幕的距离还很遥远。

  某种程度上,网大的生态,更接近于过去电影发行中的带形态,即影片拍成后不上院线或上不了院线,以带的形式发行。

  “在拍摄制作上,网大更像电视电影,但盈利模式上则更接近带发行,单纯的说精品化而强调类似网剧一样网台联动的模式,进行网络和影院的联动,并不现实。”电影从业人员丰彦认为:屏幕和银幕的体验差异,也让几十元一张的电影片变成了一件“正经娱乐”和大餐,而“6分钟5元钱生意”(一部网大的点播价格是5元。观众收看超过6分钟,后台就视为一次有效点击,制作方就可以分成)则显然只能扮演零食。

  丰彦特别指出,网剧的网台联动之所以能够成功,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,视频网站的VIP月费本质上和传统电视收视费并无太多差别,尤其是价格上。

  原创、版权等影视文创领域的没有成为网络大电影的绊脚石,但到底拍什么却成为了真正的发展困扰项。

  困扰的关键原因在于受众基础。网大的受众类型十分特别,在大多数业界观点中,其形象描述是用“小镇青年”4个字概括,即75%的网大用户是18岁到24岁之间的男性用户。

  “用户特征和早期网大的成功,让人们把小镇青年的喜好,定位在了三俗之上。”刘实锋说:2016年重新崛起的微博,其粉丝基础也是小镇青年,反而出现了更多深度垂直的领域细分。加上之前在豆瓣拿下7分、拿到龙标的《哀乐女子天团》的异军突起,也让人们对小镇青年的认知发生了变化。

  在丰彦看来,小镇青年的定位其实是值得二三线城市里的白领,他们相对一线城市的白领来说,工作节奏慢一些,生活压力小一些,业余文化需求也相对丰富一些。但同时,除了院线电影和一线城市无异外,其他线下的演艺活动、文化娱乐项目则出现相对缺乏,“这和80年代青少年宫里孩子玩电脑,我们在小城市青少年宫里玩电动木马是一个状态。因此,网大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个空白,至少在通过互联网共享程度上。”

  为何不能效法微博的垂直细分模式,去开拓网剧和院线电影所忽略的盲区呢?“纪录电影、电影乃至小剧场戏剧之类的影片,很难在院线上收获,却可以通过网络的长尾来实现收益,而且这部分小镇青年会乐意付出电影票价在网上观看。”丰彦就认为:许多新锐电影人完全可以将网络大电影变成他们的票房。网大形态+低成本小众精品+国际大,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组合。如此一来,则网络大电影则将从蹭IP、买IP,进阶到第三阶段,即造IP。

  此外,笔者和网络文创领域的部分从业者进行交流中发现,对一些优质IP,进行比网剧更精彩,但系列化的电视电影拍摄,并在网大体系下发行,也成为了一种业界方向。而更多的从业者亦表示,通过网大来锻炼新导演的,进而转战院线电影,也是当下不少传统影视公司进军网络大电影的一个潜在目标。“更重视编剧的力量,更注重脑洞的打开程度,同时没有传统院线电影那么严格的审查,可以让不少新导演在较低压力下尽情创作。”刘实锋如是说。

  或许,填补小镇青年由于地域,而在传统文化娱乐活动与项目中的固有缺失,将成为网络大电影进一步获得新票房蓝海的根本保障,而各种关键就在于如何发现和创造出新的网大内容生态,而非简单的三俗或简单的精品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ovelinepersonals.com 版权所有